关注老年人的“艰难”生活,重阳节带上爸妈跨越“数字鸿沟”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0-16

   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无法加入家人的朋友圈;不会预约挂号,看一次病都被气哭了;买东西付钱被拒收,店主要求微信支付,最终东西没买成……老年人难过又无奈,为啥科技进步了,不仅享受不到便利,还感觉到生活更加“艰难”了。

  近期,华商全媒体“数字时代带上爸妈”系列报道,受到了老年人的高度关注和强烈共鸣,接连两天,热线电话响个不停,数百条热线涌入,每一条热线背后,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

 

  年轻时是破译密码专家,现在玩不转一部手机

  82岁的滑文祥是204研究所的退休职工,年轻时,他的工作和数字息息相关,是一名密码破译员。“那时候我对数字很敏感,不管是多么难的数字序列,我一两次就背下来了。”滑文祥说,自己曾经对于数字化挺自信的,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现在面对一部智能手机,会束手无策。

  这几年,智能手机流行起来了,滑文祥的孩子也给他换了一部智能手机。可是,拿上功能齐全的智能手机,他有点晕,“上面功能太多了,我根本不会用,别说用其他程序了,我连电话都不会打了。”滑文祥说,有一次晚上,他在医院住院,给家人打了一个电话,打完电话后,他以为挂好了,但其实没有挂电话,没想到家人也没挂断,结果有四个多小时一直在计费,那个月话费突然增加了好几百,他查了之后才知道,是自己那天晚上没有挂电话,“从那之后,我真的就不想用智能手机了,太麻烦了。”

  除了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滑文祥觉得,很多原来觉得简单的事情,现在觉得特别难,“比如说查话费,我以前去营业厅很快就查了,现在去了之后,人家还要问我账号密码,我根本记不住。又说让我通过网上营业厅查,我更不会了。再比如说出个门,又是扫码,又是微信付钱,这些我们老年人都搞不懂,只能不出门,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滑文祥说,自己曾经在204所离退休办当了十几年的主任,看了华商报的报道,感觉到确实实在为老年人说话:“我代表我们所1400多名退休老人,呼吁这个社会,给老年人留一个绿色通道,让老年人能便利生活。”

 

  看病、抽血都要网上预约,老人不会操作气哭了

  刘师傅今年74岁,住在永松路,平时孩子不在身边,他和老伴儿两人一起生活。最近这段时间,因为看病遇到的一系列事情,让他快崩溃了。

  “孩子们平时工作都很忙,请一次假很不容易,所以我们老两口平时有事尽量自己解决,不打扰孩子,让他们好好上班。以前我们去看病,无非就是等的时间长一点,那也没什么,可是最近我们发现,自己连看病这样的事都快办不了了。”刘师傅难过地说。

  前一段时间,刘师傅到一家医院去看病,想着先去排队挂号,结果挂号处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必须提前在网上预约挂号,没办法,刘师傅只好回家了。他临走之前,在医院找工作人员帮他在网上挂号,“找了一圈,给人家到处说好话,才找到人帮我挂了号,第二天又去看。就这样,看一个小病,跑了好几趟。”

  没过多久,刘师傅的老伴儿到另一家医院去看病,这次他们提前让孩子网上挂了号,早早就去医院看了,没想到抽血环节,又出了问题,“抽血的地方没有人,只有个小喇叭,让拿手机在网上预约抽血,我们又犯难了。我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想赶紧办抽血手续,被告知不用手机预约就没法抽血。”刘师傅说,从上午10点等到下午2点,没吃一口饭,还没抽上血,老伴儿都气哭了。后来到处找人,才算抽了血,需要看结果,又得到第二天了。

  “面对各种数字化办公,感觉我们老年人就像盲人一样,东撞一下,西撞一下,智能化的社会,却让不懂智能的老年人寸步难行。”

 

  中学教师变成了“新时代文盲”

  88岁的王奶奶以前是一位中学教师,她说,自己曾经在未央区老年公寓住了几年,公寓里的老年人普遍不会用手机,公寓还组织教过一次,因为大家的手机型号都不一样,还是没教成。

  “我现在用的就是一部苹果手机,光会用它打电话,拍照,别的功能都不会。”王奶奶说,她有一次看到外孙女拿着手机叫来了一辆车,心里非常羡慕,让外孙女教她,可是教了几次,她都学不会,“年龄大了,记忆力不好,前面学后面忘,后来娃说,你都88岁了,还是别学了。拿着一部智能手机,却无法享受智能服务,我就纳闷了,我以前还是中学教师呢,现在怎么就成了文盲了?”

  78岁的张大爷也有同感,他说,智能化让自己好几次觉得很受伤,“有次我们一家去白鹿原游玩,我跟子女分开了,想买两个饼,人家让扫二维码,我不会扫码,最终没吃上。还有次上了公交车,司机让扫二维码,我不会扫码,只好下车了。还有一次,想买福利彩票,也玩了二十年彩票了,选完号给了两元钱,人家说不收现金,只能扫码,不扫码买不成,又没有弄成。”张大爷说,希望什么事情不要都一刀切,还是要给老年人留一份便利。华商报记者毛蜜娜

 

  这个重阳节,带上爸妈逾越数字鸿沟

  华商报记者从省民政厅获悉,截至去年年底,陕西省6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702万人,占人口总数的18.12%65岁的老年人有458.9万人,占人口总数的11.48%,陕西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

  新技术层出不穷,智能化、数字化让社会运转更加高效,却也给众多老年人带来一道难以逾越的“数字鸿沟”。老年人如何适应,谁来帮助老年人,这是摆在社会面前的一道必解题。

  这个重阳节,让我们关注身边的老人。智能时代,带上爸妈,呼吁社会给老年人留一个绿色通道。

上一篇:加强养老导向型创新,挖掘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机遇
下一篇:“美好老龄领见未来”高峰论坛暨最佳思想与实践成果发布会在沪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