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页
3亿人的养老挑战:“人财物”如何做好准备
作者:-
 |  
来源:第一财经
 |  
发布时间:2024-03-01

2023年底,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接近3亿,进入中度老龄社会。面对老年人口数量快速增长,养老服务需求急剧上升的现实,如何让这3亿老年人在人、财、物上有备而老,促进他们的老有所养,是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

民政部副部长唐承沛近日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主办的第十届全国社会保障学术大会上表示,当前我国在解决超大规模老年人口养老服务过程中,还有许多理论和实践难题亟待破解。下一步将完善基本养老服务清单制度,优化养老服务供给,推动城乡基本养老服务均衡发展。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武建力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用于养老的社会保障支出将急剧上升,对养老财富需求将显著增加。因此,需要不断做大做强养老金规模,进一步多渠道筹集养老储备基金。例如将部分罚没收入来充实社保基金。

我国已经迈入中度老龄化社会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到2023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9697万人,占全国人口的21.1%,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21676万人,占全国人口的15.4%。

唐承沛表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21.1%,标志着我国已经迈入中度老龄化社会;预计2035年前后,全国老年人将突破4亿,占总人口30%左右,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到本世纪中叶,老年人口将达到5亿左右,占总人口40%左右。

我国老年人口规模和结构呈现出基数大、速度快、趋势猛的特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近年来,我国初步构建了政府主导、市场供给、社会参与、家庭尽责的养老服务工作机制,初步形成兜底有保障、普惠有供给、高端有选择的养老服务供给格局。

唐承沛表示,2024年是实现“十四五”规划目标任务的关键一年。今年将进一步加强养老服务制度设计,着力推动养老服务立法,加快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养老服务制度框架体系,,以及面对这么大规模的老年人群,明确我国的养老服务体系要做成什么样子、如何去做。

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教授张思锋表示,有效需求不足与有效供给不足并存,是当前中国养老服务发展中不容忽视的现象。通过大样本实态调查发现,养老服务人力资源供给短缺是有效需求与有效供给双重不足的重要影响因素,劳动年龄就业半径扩大,家庭小型化、空巢化,鳏寡孤独老年人越来越多,不仅能够照料老龄人口的家庭成员越来越少,而且合格的保姆人数少、价格高、流动快,尤其是失能半失能老人专业护理服务人员短缺。

今年民政部的养老任务表还提出,进一步优化养老服务供给,加强养老服务设施空间科学布局,健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网络,积极发展具备综合功能的区域养老服务中心,加快推进老年助餐服务、家庭养老床位建设和老年人探访关爱服务,着力构建“一刻钟”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圈,打造规模适度、结构合理、德技兼备的养老服务人才队伍,为老年人进一步提供就近就便、科学专业、优质高效的养老服务。

国务院日前发布的《关于发展银发经济增进老年人福祉的意见》向全社会发出了应对老龄社会的经济战略重大调整总动员令。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对第一财经表示,以社区为重点,是银发经济的重中之重,因为未来大部分老人是居家养老,必须以社区为载体来发展面向老年人的需求。企业在老年人多元需求的交叉点上发力,要以社区为重点,提供重点面向老年人同时老中青兼顾的综合性服务。

如何更好发挥“年轻的老年人”这个群体的作用,也受到了政策制定者的关注。唐承沛预测,从现在到2050年期间,60岁以上老年人当中,60岁到70岁的老年人数量将稳定在1.5亿到2亿人,随着营养条件、医疗条件的改善,这些老年人总体上身体都是健康的,而且他们有丰富的知识体系,不仅是养老,如何从政策上发挥和促进他们的作用和优势,需要进一步去研究完善。

老龄化对养老财富需求显著增强

武建力表示,预计我国到2035年左右,将进入重度老龄化。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对养老财富需求将显著增加。根据测算,2035年养老基金当年的支出规模为14.2万亿元,到2050年支出规模将达到36.7万亿元,从目前养老金资产积累状况来看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差距。全国社保基金作为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资产总规模为2.6万亿元,在未来人口老龄化高峰期承担调剂和补充作用的能力发挥潜力非常有限。

根据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截至2023年末,我国养老金资产规模累计达到15.01万亿,占GDP的比重为12%,这一数据远低于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占GDP总量80%左右的平均水平。

我国养老保险基金储备积累的情况不仅与欧美发达国家有较大的差距,也明显低于韩国、墨西哥这样的国家。

武建力建议,要探索拓展筹资渠道,不断做大做强养老金规模,要在精算平衡的基础上合理确定第一支柱养老金的收支政策和退休政策,进一步鼓励发展第二和第三支柱养老基金,夯实全社会养老财富的储备积累。

“进一步多渠道筹集养老储备基金,例如将部分罚没收入充实社保基金。我们看到,2022年的时候在这方面已经开展了有力的探索,财政部将罚没的方正证券的股权划拨给了全国社保基金,下一步可以研究形成制度化的政策举措。”武建力说。